最近沸沸揚揚的一則新聞,是來自師大夜市的店家與住戶的戰爭。

  

這則事件,猶如摩西切分開海水的魔法一樣,把支持店家搬遷與希望店家留存的人劃明了兩邊的界線。

  

的確,師大夜市變得多采多姿,猶如這個社區卸下簑衣,換上波西米亞風格的彩衣一樣,書店、小吃、公園綠蔭與咖啡香同時並存在這個區域,因此師大在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夜市中嚴然成為我的最愛。

  

不過,住在這裡的人呢?

他們依然和我們有一樣的想法嗎?

不如我們設身處地的想一想......

 

當你下班要回家休息時,你家樓下是摩肩擦踵的人潮,你的摩拖車必須停置在離家很遠的位置才能回家,而不是輕鬆的停在自宅樓下;開車就更不用說了,哪來的車位?

更遑論你因為迫不及待要大便而必須從人海中游回家,那麼最可悲的事情恐將烙印在你這輩子難以抹滅的記憶裡......

  

當你住家樓下的樓梯間,不時冒出喝光的飲料杯或是塑膠袋,還是章魚燒的紙盒子時,你能想像自己會有多氣惱呢?但是你只能忍住,因為你找不到那位如此殘忍丟垃圾的兇手,有時候連他媽的擤鼻涕的衛生紙也要留給你清掃時你肯定會氣炸了,但是你頂多也只能用一雙憤怒怨恨的目光盯著那些嘻笑的遊客,然後被人群誤會自己有便秘的問題。

至於那些在樓下的遊客都是來玩樂的,男男女女有如洪流一般不可思議的出現在自己家門前,若是四、五年前你可能會以為這裡有政客來造勢還是哪個幫派老大的老媽過世。如今知道原來自己家變成遊樂夜市之後,除了詫異與心驚之外,你想出門買包香菸還得學習著接受遊客們的疑問......

「咦!?那個人怎麼會穿件內衣來這裡逛街?」

「孩子,以後長大不要和那個大叔一樣喔。乞丐是沒有出息的行業...」

「那位大叔的拖鞋好俗喔,這是哪個年代的人...?」

是的,我們都害怕變成少女眼中俗氣的大叔。所以對自己的穿著必須嚴謹一些,把腋下有破洞容易露出腋毛的鬆垮內衣丟了,不然要是不小心被觀光客拍入了照片po上網頁,那你恐怕犯了有損國家顏面的罪行。

女孩子則是隨時隨地都得打扮正式一點為佳,即使只是為了要倒個垃圾也稍微化妝遮醜一下,因為鬧區的熟人很多,倘若妳心儀的白馬王子在逛街時看見妳卸妝後的恐怖模樣後,只怕妳垂心肝想自殺救護車又不容易開進人潮密集的窄巷救人那可就危險了。

很麻煩嗎?只能怪妳倒楣住在這裡。

 

  

觀光客川流不息,那些人顧著手上的零食當然也就不會鳥你的住家品質,他們可能只是為了去排隊買滷味而遠從高雄上來,遇上這樣的空ㄟ你有時也不忍責怪,但你卻害怕對街的零食包裝盒經由這些空ㄟ快遞傳送到了你家樓下或是信箱裡面,搞的你收信件還得沾的滿手油膩膩的收拾垃圾。

或許你恰好有著環保該從小處做起的愛心所以不在意這些屁事,不過那些遊客偶爾會在你來不及堤防的時候大聲喧鬧尖聲喊叫,女人的鬼叫聲有時會嚇的你噴飯流目油,倘若你正巧為了論文在K書研究的話,那麼建議你還是等著研究當掉之後的理由吧。

  

即使過了十一點,師大公園依舊傳來陣陣喧囂,喝酒的人在那裡茫茫到深更也不打算睡。師大路上的車子當然也不會管你是不是在深眠狀態,有機車闖紅燈時他該按喇叭一樣照按,文教區在這一刻就稍稍地和風化區劃上了等號。如果你有叫小姐按摩的癖好,那麼這地方再發展個幾年應該可以更方便你call妹達成妨礙風化的目的。

  

當然,有氣質的你肯定不會這樣。(假如沒有這個假設,我們將無法回到原點繼續閱讀本文...)或許你會氣的不知該對誰訴說這一切,然而到了樓下面對歡歡樂樂的人群,你臉上無奈的表情只會使你被人們懷疑是否罹患不治之症。恰好當地有一間知名皮膚科診所,於是你被誤認為內分泌失調而來看病的重症病患,會比被認成是當地住戶還來的高很多。

 

或許你可以忍受住家多了老鼠與蟑螂形成的生態圈,因為這東西還可以當成寵物豢養。但是你未必可以忍受自己花了一坪七十萬買來的住家,變成一坪價值約為五十萬的混亂之地,因為那代表你對財經方面的見解是愚昧的,那群遊客開朗的笑聲就會像似在汙辱你的智慧。

但是你不可以因為這現象就衝下樓要揍那些遊客,因為這行為更毀損了你的氣質,就算我們當不成李大仁,但是也不可以去當友寄隆輝。

所以你除了壓鳥蛋釋懷之外,也無法改變任何事。

 

P.S 在這裡特別說明一件關於房產的知識,曾經於網路看見人說...

『因為師大商家的蓬勃發展,所以帶動這裡的住家房價上漲。』

介於小弟長期賠本買賣屋累積而來的專業知識,必須於此慎重說明上述論調與現實是完全相反的。只要一個區域內的店家越蓬勃越熱鬧,那麼樓上的住家就越是乏人問津,有人喜歡住在菜市場樓上嗎?還是四面八方都是蚵仔煎、滷味和人聲鼎沸的夜市上方呢?若是不幸的你正因為缺錢而要售屋,那麼房子只有大幅降價才能盡快脫手變現。

房價會上漲完全來自整體的大環境,倘若少了小環境的破壞扣分,那麼這裡的房價就有可能會漲的很兇猛。

 

終於,好不容易這一天有抗議的聲音機會出現了,住戶品質終算展露出挽救回原樣的一絲矚光。

你還能克制住自己的腳步不出門抗議嗎?

 

YES!

人人都希望有個住家品質良好的環境,相信就連那些店家員工也不例外。雖然我們住不起宏盛帝寶,但是也不能讓自己的家變成漢堡。(為什麼用漢堡形容?不好意思,一切都是為了押韻。)

  

但是師大之所以變質成如此,是否真為這些店家的錯?

不一定!這是介於灰色地帶模糊的答案。

一個知名地點的破壞,肯定與遊覽的人群有關。請不要懷疑,那些人群或許就包況你和我。人不可能完美無缺,我們幫助了店家成長,也就毀滅了環境一步;換句話說,我們不光顧這些店家,他們的經濟可能又會成為另一個問題。

如果把問題再放大一點,會發現這個抗爭的病源來自於公德心喪失。

然而形成這片對立戰場的原因,是隱藏於背後,並長期的在惡性循環之下導致的結果。

 

接下來,你可能會問...

造成這些問題的人,還有誰呢?因為我很少來這裡逛街所以和我無關...

 

好的沒有關係,成為嫌疑犯的感覺並不好這點我非常明白。

肇事人除了遊客之外,還有房東。

當你的房子恰好位在這個地段的一樓,那麼你用住家一樓的角度出售大致可以賣到每坪80萬左右,如果變成了店面的話,出售的價格每坪得以破百萬。

你可以更深入的去探聽看看店面價格,門牌為師大路前段巷弄裡面的店家,這一年來的金額已經破了每坪單價700萬以上。

也就是說只要你好運一點有個老爸贈與你一間十坪左右空間的房屋一樓,你就有機會換來5000萬到口袋裡面,或是成天不做事只要當收租公也可。

若是門牌歸在龍泉街的店面更是驚人,曾經發生過買方出價到每坪一千萬房東也不願意賣的驚悚事件。(之所以用驚悚稱之,實在是因為泡沫化的現象太恐怖了。)

 

那麼,回到剛剛的點。正巧有一間一樓的你,會把自己的房子塑造成住家還是店面再出售呢?

相信答案很簡單吧。

 

  

接下來的推理就更容易了。

把住家出租變成店面的成功案例陸陸續續增加了之後,買的人和賣的人都嚐到了甜頭,腦筋好一點的仲介業也會開始拜訪那些還沒變成店家的純住宅,因為師大這個商圈要找尋店面的人非常多,所有人都認為只要師大校園不搬走,這個熱潮就不會散去。因此只要一有純住家但是又可以塑造成店面的案件出現,肯定有五組以上的投資客在競價搶著買。

所以去選總統搶選票幹什麼?去選店面搶投資賺的更爽。

 

當這個問題出現之後,幾則無腦的怪罪聯想就跟著冒出來...

  

有人說,這是房仲在炒房的錯。

  

會如此推敲的人,肯定對房仲認識不深,大概以為每個房屋仲介業務都有錢的要命。又黑心又不要臉的四處騙錢。

不仿藉著這個機會我們推理一番,幫他們澄清一下...

通常一整條街上的店面只有一間在出售,能夠順利賣出並且賺到業績的人,頂多二到三位業務員,而這個區域的仲介業務共有三、四百人之多......

那麼請問賺不到錢要去吃屎的業務佔了多少比率?這個答案應該不難理解了。

 

但是這也不能怪民眾會有如此誤判,因為無腦記者總是播報哪個仲介業務年收百萬的新聞,而一整年沒業績窮到被鬼抓的人佔了百分之八十、九十都沒有記者在報。搞的人人都想當房仲,一碗湯不夠百人分,這樣的現象不難預估房仲的收店潮早晚要登報。

這個行業的確可以賺錢,但是千萬年薪的人不到8%,倘若人數再增多的話大概就濃縮到3%了吧?

由於房子是房東的,儘管仲介們曾經經手過店面物件並且誇大不實的推廣,卻也不表示價格可以由仲介控制。仲介賣房子是越便宜越好賣,更容易從中創造佣金利潤的空間。而房東要賣自己的房子,一定是賣的越貴越爽。對比之下,想大賺房東一筆的仲介其實並不容易,因此壓鳥蛋解悶的人我打賭比起剛剛說到的可憐住戶還多。

房仲在銷售時期總是大誇其詞的行銷本地未來多有發展租金可以多高,但是那些人說歸說,信的人十個裡面不到九個半,就如同我在這裡膨風個半天你也是看的半信半疑一樣。

當然,這也並非房仲完全沒有錯失,只是他們在這個事件中佔有的責任歸屬並非全部。

 

問題核心來自於商機和錢。

商機來自於人們逐漸喜歡來這兒壓馬路的緣由,錢來自於掏腰包的遊客增多,大家都要搶著收。

早期師大周圍的小吃與商品都是以便宜出名,逐漸的吸引人潮與店家進駐。當然現在你找不到當時不到五十元就可以吃飽的便當店和麵攤,聯鎖店進駐會引燃新的市場與旋風。租金與房價在這裡成了人人商談的話題,所謂的文教區讀書風氣也只能逐漸沉默下來,因為這裡的店面越來越多,店面的買賣投資也相對增加...

 

房東的店面如果要賣到創高價,就必須先把租金創高。

 

若是有人想學被罰十六億稅金的投資客黃先生投資房地產,請記得要注意的地方就是店面的投報率。

任何一個買店面的人都會依投資報酬率來斟酌購買價,假如20萬的租金可以賣七千萬,那麼租金到了30萬就可以賣到一億一千萬上下。房東可以把這個責任委託給仲介,售屋過程房東當然不需經手,只要等待價格的結果滿不滿意再決定要不要出面簽約就好。炒房的罪名理所當然的交由想賺自己佣金的仲介扛,稅金的部分可以轉嫁給承租方上。

或許還有人不知道,小小一條四米巷道的店租金已經到了30萬至40萬之間的價位;龍泉街上的店租金更是嚇到小孩大人都會哭。於此前提之下,那些耗下本錢的商家若是經營不善的話肯定要虧損,怎麼能不卯足勁來攬客做事?

如果換成是我花了一堆錢在這兒賣關東煮,脫衣陪客人吃貢丸也得忍著淚水硬幹,畢竟支出與收入扣除之後的所得餘額大小,必須由大量的人潮來支撐。如果生意做不到大排長龍的情況,那麼退出這個市場申報請領低收入戶大概是早晚的事情。

這裡的店家其實是頻頻更新的,你只要隔一段時間再來這裡看看,就會發現一條街好像UPDATE過了一番,又換了風貌。很多人是笑著進來創業,不到一年便哭著回家找工作。這時候,就輪到店家壓鳥蛋洩憤了...

 

 

也由於租金這個大餅的關係,二房東現象便如雨後春筍的湧現在這個金錢市場內。

假設房東租給二房東十五萬,二房東把店面分割成小單位分別出租,總租金收入衝到二十五萬甚至三十萬,每個月輕鬆收入十幾萬元,分割店面的本錢很快就可以回收,比你在麥當勞做漢堡還要好賺。

 

通常,賺到錢的人都靜靜地不會說話,沒賺到的人還得被冠上有錢人的屌帽子,就一定會拼了命的幫自己解釋,非得把那頂莫須有的帽子摘下。(此話指的是部份店家與仲介。)

 

這些異常現象說到了這個點之後,問題的責任歸屬是否逐漸釐清了呢?

 

來這個住商混合的區域做生意的老闆,更是因為被洶湧的人潮吸引,而砸下重金承租店面創業。然而事情的走向卻是逆向的往下坡發展時,店家肯定會因為擔心破產的悲劇發生而出面抗議的。

為了生存,不得不與住戶對立。

於是在這場戰爭下,住戶與店家兩方都是倒楣的人。

沒有贏家,只有傷痕累累的輸家。

 

房東的報應現象也在這個時候產生,租金因為兩方的爭執博上了新聞版面,房租將大幅度調降,這也表示他店面的房價縮水。埔城街13巷是第一個受害者最多的房東資產聚集地,他們可能花了將進上億才買到這裡的店面,如今打回原形成為純住家之後,將淪為市價二、三千萬的房子...

終於,也輪到房東壓鳥蛋解悶了,世事本無長好與長壞。

 

 

其實政府算是製造這場戰爭的推手,那些店家的執照不也是他們發下來的,更是將師大推展成近似觀光地的師大夜市。這下郝市長的政績可真的『失大』了。

不過,當然不會有人認下這檔事,即使把師大夜市公車站名更改為荒地站都無濟於事難以挽救形象。最後非得開會協商喬出一個共存共生的結果,然後四四六六混過去就算了。

政府在這件事裡唯一的優點就是證實了一個理論...『愚蠢比貪污的傷害更大』。

能夠達成一項學術性質的理論也算是不枉費我投他一票,並也讓我清楚明白多年後的下一票其實可以做廢,好好地待在家裡賞鳥看花挖鼻屎還比較不會成為殘害市民的推手。

 

 

最後...

 

過去這個地方的住戶與店家,曾經有過一段相容相存的時光。

當店家造成困擾的現象發生後,居民並非沒有抗議,只是抗議的條件店家往往很難做到。最後終於按奈不住火苗,於此燃成熊熊大火。

 

事以致此很難挽回,只要成為抗爭,最終必有一方要妥協讓步。

但也並非壞事,或許這是讓師大時光倒流的契機,讓氛圍退回於十年前的共存現象。

 

我很期待那段屬於師大學風的時光。

 

 

 

文章標籤

Do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